执惠刘照慧:中国文旅未来发展有两年战略机遇期、集中在三个新兴领域 |2020CTCAS峰会

执惠 2021-01-20
疫情后城市目的地,短途、周边、自驾、微度假、轻休闲、跨界复合的产品将是未来的主流。

1月20日,由执惠主办,以“新经济 新业态 新人才”为主题的2020第五届CTCAS峰会暨“龙雀奖”颁奖盛典在上海成功举办。峰会汇聚了行业主管部门人士、国内外文旅专家学者、头部机构与头部旅企高层、知名项目操盘手等嘉宾同台论道,多层次多角度纵深探讨研判后疫情时代文旅发展走向,也为目的地、文旅企业等搭建富有成效的资源链接服务平台,提供协同互促合作机会,形成链条性、生态圈的合作共同体。执惠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刘照慧出席本次大会并发表《大道不孤,勠力同心:新经济、新业态、新人才》主题演讲。

刘照慧表示,生产要素变迁,人口红利渐衰,资源驱动型发展模式将逐渐让位于创新、技术、文化驱动的高质量发展,国家经济结构和文旅产业结构都将迎来巨变,疫情后城市目的地,短途、周边、自驾、微度假、轻休闲、跨界复合的产品将是未来的主流,文旅大消费产品、供需在时间维度上调整,空间上的复合,以及时间和空间叠加后的创新将是十四五文旅发展的主线。

刘照慧认为,未来中国文旅的发展,至少还有两年的战略机遇期,从供给端到需求端都有机遇。未来会集中在三个新兴领域,城市目的地、乡村振兴及城乡互动。在以观光游为核心的供给体系中,往往主导的是二老资源,老天爷、老祖宗、名山大川、历史古迹,未来,城市目的地将诞生更多的超级文和友、和平菓局、宽窄巷子、正佳广场;传统商业中心、商业街将更多让位于文商旅体验综合体、FEC;乡村旅游也将从农家乐、单业态民宿、粗糙周边游升级到田园综合体、民宿集群、轻奢新型度假营地,新型海岛创新业态。而大城市集群的虹吸效应,一方面在城市功能上集约化、规模化、但在周边乡村一定会形成反城市流的休闲度假洪流,城乡新型的互动关系将是美好生活的一道风景线。

他还表示,未来文旅产业需要打破认知边界,创新产品、创新业态、提升产业效率,这些都需要新型人才的供给和保障,包括新型文旅项目需要大量懂生活美学、有文化素养、熟悉互联网、了解新消费特点、懂现代服务体系的新型人才等。

以下为刘照慧演讲全文:

(本文根据演讲实录整理而来,执惠略做编辑)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来宾、文旅界各位同仁,媒体朋友们,大家上午好。

欢迎大家参加执惠主办的第五届中国文旅大消费年度峰会暨“龙雀奖”颁奖盛典,五年来,这个平台伴随大家成长,为产业鼓与呼、唉而叹、欢而歌、共振同频。如果一年可见草木枯荣,十年可窥产业变迁,百年可证文明盛衰,那么五年的产业汹涌变化,已是可触摸的历史,坦白讲这是执惠六年来主办的人数最少、最难的一届峰会,我为你们的到场和支持而感动,我代表执惠团队谢谢你们一如既往的支持和陪伴。

2020,沧海横流,如果要寻找关键词,也许是“重创、重启、守望、变革、新生、创新、重塑……,恐怕没有哪一年让我们如此五味杂陈,也没有哪一年辞旧迎新让我们这么忐忑。全球累计确诊病例迄今已超9300万,平均每天夺去超11900个生命,全球死亡人数已过200万,就在当下,全国仍然有69个中风险区。

新冠疫情对世界的影响超出了我们的想象。贾蒙德·戴蒙德《枪炮病菌和钢铁》这本书的副标题是“人类社会的命运”,疫情不仅影响人类健康更会深刻改变人类命运。这场危机还在继续,丘吉尔有句名言“千万不要浪费一场危机“。我们古人造字时”危机“两个字互为因果。

2020年,全球只有中国相对控制住疫情,保持经济唯一正增长1.9%。1890年英美国运交叉的分界点后下一个交叉点就是2020年的中美,国运大势,命运造化,百年河东百年河西。

疫情对文旅产业更是毁灭性打击,带来了前所未有的产业危机,但我们应正视危机,即使没有这场疫情,我们也到了该深刻思考文旅发生的巨变,唯有如此我们才能了解产业规律、以期洞悉现在,把握未来。

世界扁平化、互联网传播影响下,新中产和Z世代的消费行为发生了很大的进化,这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中国经济的发展脉络,他们对文旅品质、健康、安全、体验型产品需求的消费趋势已成大潮。全球范围内,中国中产已成为一股重要的力量,全球财富分布榜上从60分位到 95分位,人口比例最高的都是中国。麦肯锡《2020 年中国消费者调查报告》显示中国中等收入人群的数量目前超过 3 亿,并将持续上涨,到2025年将超过5 亿,涵盖中国城市人口的一半以上,总可支配收入达13.3万亿。尤其1998年后出生的Z世代人群的崛起,他们更具全球视野,受互联网影响深远,对产品和服务要求更高,渴望与众不同,注重体验,重情怀。B站、小红书、泡泡玛特的崛起就是证明。

生产要素变迁,人口红利渐衰,资源驱动型发展模式将逐渐让位于创新、技术、文化驱动的高质量发展,国家经济结构和文旅产业结构都将迎来巨变,疫情后城市目的地,短途、周边、自驾、微度假、轻休闲、跨界复合的产品将是未来的主流,文旅大消费产品、供需在时间维度上调整,空间上的复合,以及时间和空间叠加后的创新将是十四五文旅发展的主线。

改革开放43年,人口红利、政策体系、全球化国际经济环境的天时地利人和让中国崛起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发展运势也在十四五开局之年迎来更快的上升势头。 

中国的社会结构也在发生深刻的变革,一方面,互联网、数字化正在深刻重组社会组织及个人,共识与深刻分裂并存,另一方面,中国2022年老龄化人口将超过14%,正式进入深度老龄社会;再过20年将进入超老龄社会。老龄化意味着什么?人口结构老化,经济活力就会下降。传统意义上讲,劳动、土地、资本是增长的三个基本要素,在土地和资本既定的条件下,人口老龄化意味着劳动力减少,经济产出和财政收入减少,于是国家经济投入的能力降低;与此同时,老年抚养比提高,需要投入更多的医疗、养老等基础设施和服务,经济增速减缓和支出增加形成尖锐的矛盾。

老龄化不可怕,可怕的是“未富先老”。2019年中国65岁及以上人口占比达12.6%,美日韩老年人口比重达12.6%时人均GDP均在2.4万美元以上,而中国仅1万美元——发达国家的老龄化是“先富后老”,我们的老龄化是“未富先老”, 中国人口的老龄化进程,超前于经济发展的进程。但从文旅上讲,发展文旅康养产业也许会迎来最大的发展机遇。

出入境游停摆,很多权威机构预测,会持续到2025年,国内文旅产业虽然2021年开年并不乐观,但我们国家和社会强大的疫情防控能力,至少能让我们免受大规模停摆,未来中国文旅的发展,至少还有两年的战略机遇期,从供给端到需求端都有机遇。我认为未来会集中在三个新兴领域,城市目的地、乡村振兴及城乡互动。在以观光游为核心的供给体系中,往往主导的是二老资源,老天爷、老祖宗、名山大川、历史古迹,未来,城市目的地将诞生更多的超级文和友、和平菓局、宽窄巷子、正佳广场;传统商业中心、商业街将更多让位于文商旅体验综合体、FEC;乡村旅游也将从农家乐、单业态民宿、粗糙周边游升级到田园综合体、民宿集群、轻奢新型度假营地,新型海岛创新业态。而大城市集群的虹吸效应,一方面在城市功能上集约化、规模化、但在周边乡村一定会形成反城市流的休闲度假洪流,城乡新型的互动关系将是美好生活的一道风景线。

未来文旅产业需要打破认知边界,创新产品、创新业态、提升产业效率,这些都需要新型人才的供给和保障,中国文旅产业在近年来迎来来巨变,而我们的人才供给体系还停留在酒店管理、旅游管理和会展经济时代,酒店管理专业毕业生存在严重的人才错配,某旅游学院入学两个月内居然有一半要求转专业,酒店管理专业毕业生一年内离职率百分之一百,另一方面,新型文旅项目需要大量懂生活美学、有文化素养、熟悉互联网、了解新消费特点、懂现代服务体系的新型人才。

没有哪个产业如此宏大又如此脆弱,波谲云诡的国际局势,沉疴落后的区域经济,复杂多变的市场环境,不测风云的命运无常都足以给文旅产业、文旅人沉重打击。文旅人日夜兼程,为一个宏伟的构想日夜难寐、踏勘山林,为一款产品的打造呕心沥血,为一丝游客的微笑欣喜若狂,为点滴微薄的利润呕心沥血。文旅难,打动人心的产品从来都需要凝聚智慧、真诚与一切美好。文旅产业前所未有的需要大家凝聚共识、众志成城,共建良性健康的产业生态,消费者要的是完整的体验,需要各位协同供给,大家为大家创造美好才是这个产业的精髓。

魔幻的2020,对每个文旅人都是一场战争,无论是我们政府领导还是产业领袖,甚至产业的普通从业者,大家都是打着一场看不见的战争,我们都是指挥员,面对生活,我们都在为美好生活而战斗。克劳塞维茨在《战争论》说:“面对战争中的不可预见性,优秀的指挥员必备两大要素:第一,即便在最黑暗的时刻,也具有能够发现一线微光的慧眼;第二,敢于跟随这一线微光前进。能够发现微光,是智慧;敢于跟随微光前进,则是勇气”。

2021年,祝智慧(执惠)的各位朋友,充满勇气,为美好生活而战,大道不孤,勠力同心,祝福大家!

CTCAS峰会 刘照慧 文旅产业

你可能感兴趣

微信好友

微信朋友圈

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