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民宿行业:放弃离场,还是咬牙坚持?

《财经》新媒体 2020-06-30
众多新的发展特点开始在民宿企业中显现出来。

“从三月开始旅行几乎陷入停滞,几乎有二十五亿人被限制,我们花了12年的时间打造了Airbnb的业务,在4-6周的时间里几乎失去了这一切。”

Airbnb联合创始人兼CEO布莱恩·切斯基6月22日的这番话,为公司带来“要倒闭”的猜测,最后公关团队不得不出来澄清。但不可否认的是,包括Airbnb在内的整个民宿行业,正在经历着艰难时刻。

有人选择中途离场,有人选择咬牙坚守,这就是当下民宿行业的真实写照。但令人意外的是,即便选择暂时离开的人,依旧看好民宿业的发展,“等疫情结束,我还会回来”,不少像小合公寓创始人冰糖一样的创业者表示。

行业遭疫情重创  影响还未完全消散

当越来越多退单涌来,创业者冰糖感到事情不妙:疫情爆发,民宿业开始进入低谷期。

经过思考后,冰糖果断决定关闭所有民宿并解散团队,这天是1月26日,疫情才刚刚开始。之所以如此决绝,是因为她意识到,疫情不可能短时间内结束,而接下来的每一天,都需要往外拿钱。

她算了一笔账,现在退出,手中的20多间房子就需要退租,而押金和交过的租金退不回来,加起来有上百万元,如果加上前期的装修费用,那亏损的就更多。但如果继续坚持,那每个月没有收入,但是需要往外支出,一个月就需要几十万元。经过权衡后,她决定中途离场,尽早止损。

但冰糖有些朋友却有着不同的想法,他们认为疫情总会过去,说不定抗两三个月就可以柳暗花明。但事情却没有向着期望的方向发展,“硬抗了几个月后,本以为要好转了,没想到又迎头撞上北京再次发生疫情”,冰糖说,身边有做民宿的朋友,因为房间数量比较多,每个月亏损200万元。

但即便如此,还有人觉得现在房租便宜,是“抄底”的好时候。冰糖说,就在她要退租的时候,已经有人开始打听租金价格,准备入手。对于这种做法,冰糖表示不太看好,“因为疫情不知何时结束,很可能今年都没戏了,收那么多空房子守着,每个月要亏几十万的。”

除租金外,人员工资也是重要的支出项。隐居乡里市场负责人任涛告诉记者,疫情发生后,隐居乡里关闭了所有运营项目,由于是运营商,只负责民宿的设计、运营,因此不负责房租可以省去房租费用,但每个月需要支出人员工资超过100万元。

任涛说,4月份的时候,疫情有所好转,隐居乡里旗下“山楂小院”、“姥姥家”等多个民宿开始营业,一个月营收有100多万。但6月份北京再次发生疫情,位于北京的民宿重新关闭,而北京的民宿数量占隐居乡里全国民宿数量的80%。

由于线下民宿最主要的客源来自于民宿短租平台,所以从这些线上平台上更能看出民宿的整体现状。小猪短租联合创始人王连涛告诉记者,整个民宿行业在疫情期间断崖式下跌,小猪短租平台上三月份之前大部分短期出行订单均被房客主动取消或协商退订。从三月份开始,伴随国内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好转,平台民宿预订呈现回暖趋势。

“但近期随着北京新发疫情影响,今年端午假期民宿订单量恢复态势再次放缓,恢复至去年同期的60%,但订单增幅不及五一小长假,整体市场回暖冷热不均。”王连涛说。

木鸟民宿CEO黄越指出,今年疫情改变了人们的出游计划,除了订单退订之外,新增订单远不及去年同期水平,仅占10%。

基于此,我们也就不难理解Airbnb联合创始人兼CEO布莱恩·切斯基为何会说:“从三月开始旅行几乎陷入停滞,几乎有二十五亿人被限制,我们花了12年的时间打造了Airbnb的业务,在4-6周的时间里几乎失去了这一切。”

多种方式自救   行业正在复苏

面对困难,民宿行业展开了一场已经持续数月的自救行动。

小猪短租和闲鱼合作民宿中长租,帮助民宿房东减轻疫情下资金压力;和飞猪合作民宿直播联盟,帮助民宿主进行民宿品牌推广和带货预售。

木鸟民宿针对疫情当下民宿用户的出游偏好,主推周边游和民宿预售业务,一方面迎合用户需求,用低价预约的方式鼓励用户下单,另一方面帮助房东减少空房率,降低损失,回流现金,增加收入。

“当下压力较大,但疫情总会过去。”任涛说。

木鸟民宿平台数据显示,今年五一订单量已经恢复到去年同期的五成,周边游数据环比增长超4倍,端午数据相较五一有小幅增长,恢复到去年同期的70%,总趋势是向上的。

黄越表示,疫情波及整个民宿行业,大家承受的压力都不小,但对行业发展还是充满信心的。从后台数据可以分析得出,用户的出游计划只是被暂时延期了,出游意愿依然很强烈。

据任涛透露,隐居乡里计划在今年扩大运营版图,再增加150个院子。

王连涛认为,虽然疫情不可避免会加速行业洗牌,一些民宿会不得已退出市场,但是也应该看到有更多民宿房东选择坚守,也有运营方选择入局市场。

后疫情时代民宿未来可期

进入后疫情时代,民宿该如何发展才能契合新的市场变化呢?众多新的发展特点开始在民宿企业中显现出来。

“开源”是黄越在疫情发生后思考最多的一件事,在他看来,民宿作为旅游的垂直细分领域,平台、民宿主的经营发展方向单一,疫情给予重击之后,大家开始灵活思变,在中长租、民宿团购、民宿预售等多方面展开尝试,在多渠道增加收入的同时,往品牌化方向发展。

目前来看,品牌化将是民宿行业发展的一大趋势。受疫情影响,用户对民宿的安全、卫生等保险的关注度提升,对民宿房源品质提出更高要求,这对民宿在经营上的考验更加严峻,品牌化民宿的抗风险能力也高于单体民宿。

王连涛认为, 有些民宿选择利用好疫情停业间歇期,在做民宿房源的翻新和运营升级工作,为行业起势做准备,行业整体会迎来提质升级,从长远看,对行业是有裨益的。

王连涛还指出,围绕近郊游和周边游场景下的乡村民宿将迎来新的发展机遇,围绕乡村游、周边游、康养度假、亲子家庭等不同出游场景的消费潜能向乡村民宿释放。

“2020年对民宿市场来说,正式进入洗牌阶段,此次疫情只是加速了市场的洗牌,但是我相信,疫情过后能活下来的企业将具备更强的竞争力。”黄越说。

冰糖表示,民宿是一个传统的生意,但它的需求是永远存在的,看好民宿未来的发展,等疫情过去,还会回来。

*本文来源:《财经》新媒体,作者:王和洋 ,原标题疫情下的民宿行业:放弃离场,还是咬牙坚持?》。

乡村民宿 民宿 疫情

你可能感兴趣

微信好友

微信朋友圈

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