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轮变相裁员?OYO的艰难“下沉”路

贾宁宇 2019-08-12
疯狂的烧钱模式真的可以持续吗?

近日,OYO中国方面公布了公司的最新运营数据,上线2.0模式三个月内,已经签约酒店1500家,总房间数超过了5万。此外,OYO还创下酒店行业的最高交易纪录——单日签约172家。

截至目前,这家2013年在印度成立,并于2017年11月入驻中国市场的公司,仅用了一年零9个月,就在中国拥有了超1万家酒店,超50万间客房,成为国内最大的单品牌酒店之一。

作为对比,国内酒店品牌7天经过13年的发展,门店数量只有2300多家;汉庭经过13年的发展,门店数量只有2200多家;如家做了16年,门店数量只有2300多家,OYO的发展速度可谓“疯狂”。

然而,OYO疯狂发展表象,无法掩盖这家公司仍在漩涡中挣扎的实情。

据Tech星球了解到的消息,距离6月裁员仅过去了一个多月,今日(8月9日),OYO又开始“变相裁员”。与上次直接进行裁员不同的是,本次由HR在钉钉上单独与一些一线运营员工沟通,要求其签署薪资调整通知单,且必须在今天签署完毕,如果不签,只能离职。

对此,Tech星球向OYO中国方面求证,截至发稿,尚未收到正式回复。

启动2.0模式后,OYO在中国市场仍待考验。疯狂的烧钱模式是否可以持续?OYO在下沉市场遇到了哪些问题?近日,Tech星球分别与OYO的前员工、加盟业主聊了聊,试图还原这家公司当下遇到的困境。

2.0模式,保底价格难达成    

来华的第一年,抓住中国市场三四线城市单体酒店标准化程度差的机遇,OYO采用1.0模式,通过“免加盟费”、“免费帮加盟酒店进行标准化改造”、“不高于5%的佣金”等政策,吸引了下沉市场中数量庞大的单体酒店,从而得以在规模上实现了飞跃。 

然而,快速开店带来了重重问题,其中之一便是业主的续签率不高。 

OYO合伙人兼CFO李维曾对外透露,“单体酒店加盟OYO三个月后,入住率平均增长了20%-30%。”但据了解,入住率没有得到提升,正是加盟OYO的业主解约的重要原因之一。

一位华北地区加盟的业主对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表示:“OYO给我的感觉是,他们都是以任务为标准,相当于来了一个驻店店长,还得我自己给他开工资,对于入住率等问题没有多大改变。”

另据一位与业主有过接触的OYO员工称,很多业主签约OYO是因为自己知道酒店没什么希望了,甚至已经想要转让了。他们寄希望于互联网模式,帮他们解决问题,提升入住率。但因为OYO强调效率,一个运营需要负责5-6个店,很难针对每家店的情况为他们单独做提升。“OYO因为补贴力度大,对于酒店提升业绩肯定有帮助,但是依旧很难帮他们做到长期盈利。”

或许是意识到了1.0模式的问题所在,在今年5月30日召开的发布会上,OYO酒店首席收益官朱磊宣布今后将采用2.0模式。朱磊表示,“‘OYO酒店2.0’的最大亮点在于,单体酒店的品牌化模式将从‘支付加盟费、简单抽成’的方式,转变为品牌方与业主‘共担风险、共享收益’。”

简单来说,相较于1.0模式而言,2.0模式最核心的亮点是全渠道价格控制和店方营业额保底。   

然而,2个多月过去了,情况究竟如何?

根据OYO方面披露的消息,在人工智能动态调价系统的运作下,酒店的平均入住率提升至80%,其中将近一半酒店入住率绝对值提升超过50%。

但据Tech星球了解到的消息,2.0模式仍存在一些问题。

一位OYO离职员工表示,通常来说是一名管理层的领导和运营同事一同去签约,他们即便给出业主不错的保底价格,但业主还是会期望要到更高。这种情况下,为了签约量,管理层的领导通常会同意,但这种做法会招致运营的不满。

另外,2.0模式中,OYO会根据酒店的历史入住率和综合收益进行全方位的评估,给出酒店业主一个提升的目标值。但经常会出现的一种情况是,业主拿不出同期数据,或者干脆造假数据。

速度与规模:同一枚硬币的两面

速度与规模是OYO的核心武器。有人称,OYO的模式类似瑞幸,快速扩张的代价是大量烧钱。据不完全统计,OYO已经完成了8轮总计近16.5亿美元融资,投资方包括日本软银、红杉资本、光速创投、滴滴、腾讯、Airbnb等一线公司和机构。

同时,速度与规模也造成OYO内在问题颇多。多名OYO员工都对公司过于追求速度的现象不满,他们表示,“欲速则不达”,“去年的时候,势头还是很好的,结果沉迷于数据,沉迷于SRN(单间房数)指标”......

有业内人士向Tech星球表示,OYO之所以在下沉市场遇到难题,问题的症结正是过于追求速度和规模,而不能为下沉市场酒店提供强有力的支持,也没有沉淀出一套行之有效的打法,更没有做精细化的运营。

一个例证是,为员工设立过高的KPI,让很多人疲于应付。比如,在很多运营人员眼中,假设OYO印度高管心里预期的入住率为30%,可能就会把入住率的KPI设置为50%。事实上,最后入住率达到40%,就已经达到他们的心理预期,但是拿不到入住率这部分考评分数会影响绩效。

另外,在一切为了数据的时候,很多事情开始变得畸形。比如,为了完成签约指标,BD在签约时可能就会隐瞒了一些店的隐形问题,而就算是运营发现了此类的问题,也不能卡着不上线。“因为这关乎到一个城市的考核。”

一面是为员工制定过高的KPI,另一面是开始大量裁员,这是OYO当下困境的真实写照。

此前,据界面报道,OYO中国公司正经历一轮大规模裁员,一线团队裁员人数可能接近一半。对此,OYO回应中暗指此次裁员涉及的为不讲诚信和绩效不达标的员工,并称年底员工会升至10000人。

如今又一轮薪资调整,涉及到的员工如难以接受,只能被迫辞职。“员工连工作都保不住,你觉得他们还为公司考虑吗?”一名OYO的员工感叹道。

下沉不易,酒店行业尤其难

向下沉市场要流量要市场,依旧是2019年互联网领域发展的主旋律。一方面,巨头们纷纷开始下沉,阿里重启聚划算,苏宁零售云店欲在3年扩至12000家,京东拼购将在9月份开放微信发现-购物入口。另一方面,一些创业公司也开始去到下沉市场寻找机会。

对于酒店行业来说,将下沉市场的海量酒店连锁化也是机会所在。

据MobData研究院的酒店行业报告,除一线城市外的住宿量占比达到76%,而其中超过60%的住客选择经济型和中端酒店,66%的人住宿选择在每晚400元以下的酒店。除去公务出差和长期住宿,按照2018年全国60亿旅游人次计算,二线及以下城市的经济型和中端酒店已经构成了一个年产值数以千计的市场。

另外一份数据显示,全国拥有庞大体量的中小单体酒店,约有超过4000万间,但连锁化程度仅为10%左右,在这之外尚有90%的单体酒店。这些单体酒店,房间数量一般在80间以下,且长期以来缺乏品牌运营、管理粗放、获客渠道单一,成本居高不下。

但同时,重模式的酒店行业如何通过互联网平台进行统一管理,也会遇到更大的困难。

酒店领导品牌“华住”曾尝试进军过这一市场,但是中小单体店主管理难,再加上利润不及中端酒店利润丰厚等原因,最终放弃。

一位OYO的员工对Tech星球表示,对于酒店行业来说,做下沉市场有很多难点:比如,二线城市的人员更好管理,而下沉城市人员很难管理。“在二线城市,领导还能经常下店了解情况,但下沉城市谁来监督?你怎么知道他什么时候在路上,什么时候是在店里?”再如,下沉城市的人流量更难保证,而没有流量很难做运营......

OYO未必没有意识到下沉市场这些难题,但资本裹挟的OYO过于看重数据表现,而选择性轻视运营中暴露出的问题。如今蒙眼狂奔的OYO,以担保营收的2.0模式冲击市场份额,眼下最重要的是顺利拿下这轮融资。

如果OYO这轮闯关失败,今天OYO的裁员或许就是其国内市场发展失败的信号。

*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Tech星球”(ID:tech618),作者:贾宁宇,原标题:《新一轮变相裁员?OYO的艰难「下沉」路》。

OYO 住宿 酒店

你可能感兴趣

微信好友

微信朋友圈

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