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剖析崇礼7大雪场与未来滑雪产业前景

徐周欣 2019-02-11
崇礼的滑雪在京津冀地区名声响亮,不过鲜有人知道它的滑雪产业萌芽于1995年,起步于1996年,至今不过20多年。

前两天《啥是佩奇》刷爆朋友圈,影片里感动万千网友的爷爷那不够现代的生活之地是张家口的一个县,怀来县。然而同样是张家口的另外一个地方,2016年1月撤县设建区的崇礼区画风是这样的:

张家口崇礼区

其实“佩奇村”比崇礼离北京更近,而崇礼之所以能显得那么高大上,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新贵族”运动——滑雪。

1、崇礼的滑雪,发展20年,借冬奥会准备腾飞

张家口崇礼区位于河北省西北部,距北京车程200多公里,现总人口12.6万。崇礼的滑雪在京津冀地区名声响亮,不过鲜有人知道它的滑雪产业萌芽于1995年,起步于1996年,至今不过20多年。

1995年,中国首位滑雪冠军,当时身为中国滑雪协会秘书长的单兆鉴开始在北京周边寻找面向大众的滑雪场。找来找去,他来到了崇礼,一个之前仅依托矿业资源发展的国家级贫困县。

压根没有配套不要紧,泥路主路,基本都是平房,最高的楼房只有三楼也都不要紧;谁让崇礼雪期长呢,能从11月下旬一直延续到次年4月初,还多山地,海拔从814米延伸到2174米,坡度也多在5度-35度、陡缓适中,从自然条件来说,崇礼就是华北地区最理想的滑雪地域。

于是乎,1996年第一个塞北滑雪场吹响了崇礼滑雪旅游开发的号角, 1997年元旦开始正式营业,门票10元一张,第一个雪季就盈利30多万,那一年,北京二环房子也才不过两千块一平。

2003年12月,咱们国内首家开放式滑雪场——万龙滑雪场,开始正式运营。说到万龙滑雪场,还有个有意思的事情,它的董事长罗力是“好利来”面包店,也是那个很贵的“黑天鹅”的老板,面包到滑雪的跨界纯属因为他自己喜欢滑雪,他到崇礼的塞北滑雪场之后,很嫌弃当时塞北的“艰苦条件”,希望能创办一座真正意义上的现代化滑雪场。万龙由此成为了崇礼第二座、也是迄今为止华北地区规模最大、配套设施最齐全的全开放式滑雪场,使崇礼的滑雪旅游得到了提升, 实现了第一次飞跃。

2015年7月31日,第127届国际奥委会全体会议确定北京为2022年冬奥会举办地,张家口崇礼为共同举办地;北京负责冰上运动,崇礼承办所有雪上项目。2016年1月,经国务院批复,张家口部分行政区划调整,崇礼正式由“县”变“区”。

随着筹办冬奥会深入推进,铁路和公路系统会进一步完善,崇礼铁路投入运营后从北京到崇礼只需要40多分钟,延崇高速通车后,北京到崇礼的车程将会缩短至1.5小时。其他配套也会同步加强。

2、崇礼7大雪场的实力PK

目前,崇礼已经拥有万龙滑雪场、密苑·云顶乐园滑雪场、多乐美地滑雪度假山庄、长城岭滑雪场、太舞四季文化旅游度假区、富龙滑雪小镇和翠云山银河滑雪场7大雪场,拥有169条雪道,总长161.7公里,10条雪道通过国际认证。

万龙滑雪场上文提到过,是北京好利来集团投资的,总投资10亿元,2016—2017雪季接待游客96.9万人次,实现旅游综合收入6.79亿元。

云顶乐园则是由马来西亚云顶集团、卓越集团投资建设,项目总投资150亿元,2016—2017雪季接待游客36.4万人次,实现旅游综合收入2.55亿元。

太舞四季文化旅游度假区是北京瑞意集团投资建设的,总投资200亿元,2016—2017雪季接待游客34.1万人次,实现旅游综合收入2.38亿元。

富龙滑雪场由北京富龙控股集团投资建设,项目总投资100亿元,2016—2017雪季接待游客25.9万人次,实现旅游综合收入1.82亿元。

多乐美地滑雪场由意大利多乐美地滑雪度假集团投资建设,2016—2017雪季接待游客20.5万人次,实现旅游综合收入1.43亿元。

长城岭高原训练基地则是由河北省体育局投资兴建,2016—2017雪季接待游客19.2万人次,实现旅游综合收入1.34亿元。

最新的翠云山·银河滑雪场于2017年12月23日正式开业,据说首次引进了意大利国际滑雪学校,具体经营数据还不清楚;规划雪道面积有30万平方米,12条多样雪道,初、中、高级雪道总长10余公里。

简单计算下,2016—2017崇礼雪季接待游客约233万人次,实现旅游综合收入16.3亿元,也就是人均消费700左右;稍微比较下瑞士的滑雪旅游业,瑞士滑雪每年接待游客量高达1500万人次,创收达70亿美元,也就是人均消费3000人民币左右。

数据上看,崇礼滑雪产业是不是大有可为?

3、中国的滑雪产业整体很初级,崇礼算高端

分析崇礼滑雪产业的发展前景,脱离不开我国整体滑雪产业的大环境。

我国经济持续高度发展,为高消费群体的滑雪运动开展提供了必要的基础条件;自2000 年以来,我国的滑雪人数急剧增长,被授予2022 年冬奥会主办国之后更是进一步激发了大众对滑雪的热情,过去几个雪季也都有大幅度增长,2015/16 雪季总滑雪人次1500 万,看起来中国很快将跻身滑雪产业大玩家的行列。

2017年中国滑雪人次为1750万,滑雪者人数约为1210万,虽然相比2016年的1133万,上浮6.8%,但国民参与比例仍然低于1%;2017年全国滑雪场总数达703家(不含旱雪、模拟滑雪器等),新增57家,增长率为8.82%;河北省在过去一年中新增滑雪场12家,增幅为全国第一。

其实我国大多数滑雪场的装备仍然很差,仅配备一个或几个魔毯且多为初级道,还通常不具备住宿条件;截至2017年年底,仅有25 家雪道面积超过30公顷的滑雪场基本达到西方标准雪场水准,可以被称为真正的滑雪度假胜地,在全部雪场中占比仅3.56%,顺便说一下,崇礼的雪场全部符合要求。

再换一个维度,按照核心目标客群,国内滑雪场基本可以分为三类:旅游体验型、城郊学习型及目的地度假型,此三类雪场在全部雪场中占比分别为75%、22%及3%;难得的,崇礼的滑雪场还都属于第三类。

虽说崇礼的各项配套在全国都绝对处于领先,但是中国的滑雪发展得有点快,甚至可以说有一些激进,正常情况下爱好者沉淀大概率应该是从滑雪运动、竞技、到旅游再发展成旅游度假,爱上滑雪的人会去到雪场呆上一段时间提高水平,享受健康的运动度假生活。

但是在我国,目前大部分的滑雪者每个雪季只滑1-2 次,平均水平很低,80%都是初学者。滑雪场卖出的雪票,大部分都是短时的,甚至只有两小时,大概只够人们换好衣服拍几张照片。

中国滑雪产业起步晚,真正走向大众更晚,到现在只有十年左右的时间,而近邻日本和韩国都有了上百年的历史。1996年,崇礼滑雪产业刚开始起步时,整个中国也只有9个滑雪场,会滑雪的不到1000人,即使现在参与滑雪的人数激增,但是平心而论,公众对滑雪的参与度依然不高。

以北京为例,参与滑雪的人次大概只占常住人口的3%-5%,而10年前在韩国的一些大城市,就已经有60%的人口参与滑雪,全国范围整体不到1%的参与比例和滑雪强国相比更是显得少得可怜,但毕竟基数大,发展还是可期。

现阶段,中国的滑雪市场大部分都还处于待开发或者待提升的状态。2003 年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场景预计中国的滑雪市场会有2700 万人次,后又研究修正为1.2亿,而我国GOV.在冬奥会申办成功后曾发表过鼓励3 亿人上参与冰雪运动的期望。

不过什么时候能够达到这个数字,一切都还是未知。

当下在我国滑雪是被作为一种娱乐项目消费而不是需要反复练习的运动, 一次性体验滑雪者在总滑雪人次中占比过于高;因此滑雪产业盲目高端度假化并不一定完全正确。有的放矢,开发一套契合中国滑雪体验者消费模式的开发策略,也许更容易抓住中国近几年巨大的滑雪市场。

*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房地产观察家”(ID:realestatereview),作者: 徐周欣,原标题:《深度解读《啥是佩奇》的邻居——崇》。

体育户外 滑雪

你可能感兴趣

微信好友

微信朋友圈

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