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野蛮生长、鬼屋泡沫,面临90%亏损率困局的民宿行业前路在哪?

晏晖 2019-01-31
是什么力量吸引民宿走在一起?

赚钱的民宿少,赔钱的民宿多。这是现今民宿行业面临的普遍现象。

对于通过以民宿为锚点振兴乡村,要在10年落地兑现500个田园综合体版图的乡伴文旅来说,如何迭代自身的住宿产品,如何赋能同业者共度困境,如何助推行业的转型发展,是其不能回避的问题。

乡村的振兴是系统性工程,它涉及到乡村的产业振兴、人才振兴、文化振兴、生态振兴和组织振兴五大主要系统。乡伴文旅从产业振兴的角度切入,用一套自己的逻辑方法论,即由点——线——面,在“面”的基底上引进不同的业态,打造出一个乡村振兴的样板模型,然后面向全国因地制宜复制。

需要注意的是,这套方法论的核心业态是民宿,也意味着民宿行业遇到的问题,乡伴文旅都要能够提前预判并给出相应的解决方案。这关系到“理想村”这款振兴乡村产品模型的可持续性和可复制性。在乡村和大众旅游双重叠加的市场环境下,数据却显示当下民宿行业亏损率达到90%,野蛮生长之后的民宿行业到底要何去何从,乡伴文旅又能否给出解决方案?

民宿行业真的陷困局?

曾有人撰文称民宿行业的泡沫正在破灭为一片鬼屋,采访了一些民宿主人和个人投资者,大都表示所开的民宿一直呈现亏损状态,难以盈利。业内人士也透露,民宿整个市场的供应量增长太快,尤其在过去的三年时间,甚至有些地方的新店数量连续翻倍。

民宿之所以大规模泛滥,与当年准入门槛过低的项目众筹直接相关。在早些年进入民宿领域的人非常多,且大都是非住宿专业从业者,在市场不饱和时,民宿产品有缺陷也能挣钱,而目前行业竞争加剧。

诚然,供需关系决定着民宿市场利润的多寡。民宿,本身是一款受淡旺季影响明显的旅游产品,加之作为住宿业的新分支,其面临着发展无序、规划滞后、监管不到位、相关法律法规缺失、经营管理不规范、创新发展后劲不足等问题,这些问题才是民宿行业真的掣肘。

从交易规模来看,2018年中国在线民宿市场交易规模预计116.7亿元,同比增长74.4%,增速远高于住宿行业整体水平。从投融资情况看,2012年至2018年间的民宿市场投融资事件呈逐年增多的态势。

如今,赶上大范围美丽乡村建设的时代,乡村存有大量的闲置房源,给民宿提供极大的供应量。根据文化和旅游部发布的数据,2018年我国乡村旅游规模达到25亿人次,预计到2020年,乡村民宿消费将达到363亿元,年均增长16%,为同期国内消费年均8%增速的两倍。

在政策环境、经济环境和社会环境三重利好下,乡伴文旅CEO吴冲认为,国内的民宿市场消费需求仍然旺盛,未来民宿行业势必迎来市场整合期,只是竞争者增多后,民宿需要提升多维度的能力,尤其是设计、运营能力,“当然,无论是政府、地产商还是个人投资者,需要有人要把折旧背走,民宿运营才能有可持续的增长空间。聚合民宿集群以轻资产运营,将会成为乡伴文旅在民宿这个细分领域的主要方向。”

民宿集群的三层保护罩:金融、导流、运营

民宿行业的洗牌浪潮袭来,行业正在沿着三大趋势发展:第一高端化,消费升级后民宿已经不再是青旅和农家乐,高品质成为行业主流,低品质已成红海。第二规模化,随着民宿竞争愈演愈烈,单体民宿会因盈利空间逼仄而被优秀的民宿品牌并购。第三专业化,民宿行业的从业人员从爱好者转向专业的基金和人才经营。

在这三个趋势下,民宿主们会面临融资成本高和运营难度大的挑战。首先,资金源方面,大基金不会投单体民宿,小基金因回收周期有限也没法投资。其次,运营方面,民宿无论体量的大小,即使只有十几间房,民宿主仍然需要做很多工作,包括运营、采购、财务、营销等。最后,单体民宿品牌缺少人才储备机制,如果找专业团队来做,成本收益上也不划算。

相比之下,民宿集群让优质的资源都汇聚在一起,带来的效益更大,市场前景更加广阔。根据酒店焦点资讯的《2018年民宿年度报告》显示,30%的门店正在告别单店模式,趋向连锁化经营。

民宿行业洗牌正在进一步加剧。资本涌入民宿行业后,民宿品牌单打独斗的生存空间受到挤压,在开发新项目时与资源方的议价能力和抗风险能力都较低,配套和运营方面也难以很好应对,这给民宿“集群化”发展营造了土壤。

业内人士称,一个单体民宿往往只能接触到旅游局和农办的人,而集群项目都是政府的领导亲自出来谈。乡伴文旅正是通过与政府合作,打造出了第一个乡村振兴模型产品——计家墩理想村。目前已聚集了原舍阅水、大乐之野、呆不住、不如闲、树果、无象归元、溪地清舍、原舍泊舟共8家品牌民宿。另外,理想村的其他业态也有住宿功能,比如爿木,陶庐, 田园梦想家等。据了解,现已开业运营的民宿品牌有6家,目前的客房量120间左右,周末满房的状态至少有300-400人。

浙旅集团(古村落基金)与乡伴文旅成立合作发布会现场,乡伴文旅董事长朱胜萱发布浙江理想村系列产品

2019年1月4日,浙旅集团旗下浙江省古村落保护利用基金,完成了对乡伴文旅浙江公司的战略投资,并宣布计划在未来3年时间内,开发浙江省辖区内的10个村落。

乡伴文旅CEO吴冲认为,单体民宿不仅要面对民宿自身的水电气的基础设施配套,还要处理交通、娱乐、生活等相关配套的问题,而民宿集群则不需要解决这些问题,全部由政府来协调统筹。民宿集群的好处有二,一是各个民宿品牌之间可以相互导流,在一定程度上保证各家民宿的入住率和营收。二是在消费者认知过程中形成更强的聚集效应。

乡伴文旅通过将民宿集群打造成为自然生活的体验入口,让人们看到多样化的自然生活和更多的可能性。“住酒店与住民宿人的心态有差别,酒店的生活是不可复制到自己的生活中,而民宿生活中的很多细节可以复制到人的生活里。”

理想村的最终模样是一个平台

作为文旅行业的创新产品,乡伴文旅集团的创始人朱胜萱透露,理想村采用的是类似欧洲小镇的“333”人口结构模型,即30%为乡村原住民、30%为流动人口例如旅游度假的群体、30%为本地走出去、有建设家乡意愿的乡贤或返乡创业的人。其中,30%的返乡人士及乡贤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

计家墩理想村业态地图

国家行政学院生态文明研究中心主任张孝德曾在央视《开讲啦》栏里说道,未来3-5年,中国将有大批有志之士带着他们在城市的工作经验回乡二次创业,包括每年毕业的600多万农村出来的大学生。乡村不仅是城市3亿中产阶级假期休闲的地方,也是2亿退休老人低成本养老的地方。

吴冲表示,乡伴文旅要做的不仅仅只是改造一个乡村,乡伴要做的是从平台的层面打通乡村建设的各个环节,整合政府、投资人、业主等多样主体的多重资源,匹配及对接各方需求,以自身文旅旗舰产品及社区规划为标杆,以业态植入、文化再生、旅居结合等多种手段,获得政府支持、建立区域影响力,为想要参与乡村建设的人提供落地平台,其他有关外部环境的建设、维护及交涉等事宜,都由乡伴代为完成。

未来,中国的乡村不再是与城市二元对立的存在,而是城市和乡村双向流动的新型的城市化居所。乡伴文旅始于朱胜萱对乡村的情怀和热爱,但没有止于情怀,而是以民宿集群为切入点,打磨理想村产品,将其打造成一个分布式的、去中心化的、自然生长的高交互社区。

位于昆山计家墩是乡伴文旅打造的模型较为完整的理想村,目前处于持续开发建设和运营交叉的状态。资料显示,计家墩新乡村生活示范区规划整体开发完成后最高人流量可达 3000 人/日,其中住宿 500人,全年游客量约为30万人。

计家墩理想村里的“微民宿”,是乡伴文旅打造的由同样喜欢山间民宿产品的用户进行认购的民宿产品。由乡伴文旅完成选址、设计、建造,因地制宜打造独具特色的民宿集群后开放给用户,认购用户可以自由选择入住时间。

村里的植物蒸馏体验活动

正如朱胜萱所说:“微民宿可以说是一种创新型民宿产品,实现了土地所有权、房屋使用权、民宿经营权三权分离,既降低了民宿的投资门槛,又提高了微民宿主人的参与感,还为民宿增加了更多可能性。”

在乡村旅游之势兴起下,“微民宿”产品并不孤立存在,其与理想村的“333”人口结构模型环环相扣。主要体现在两个层面:一是,对于30%返乡创业、或是向外乡村生活的人来说,理想村作为返乡创业平台,将手艺、人脉等资源越来越多的汇集到乡村,这样乡村的未来才会更有希望。而对于那些热爱田园生活,亦或是无力负担一线城市高额房价的人来说,微民宿业态让田园乡居成为了一种可能,你不必再操心选择、设计、管理运营等一切琐事,就可以在一个交通便捷、生态极佳的乡村,轻松拥有一个家。你可以将它完全按照自己喜欢的风格去装饰,当然还有专业的团队和管家帮你运营和打理。微民宿,让理想村中向往乡居生活的人回乡成为了一种可能。

二是,对于30%旅游度假等流动人口群体来说,微民宿相当于共享民宿,主人在满足自住的同时也可以为游客提供住宿,通过共享的形式盘活资产。游客可以在每间有着独特主人温度的微民宿,体验到另一个人的生活方式。

当一间间有着独立主人文化的微民宿形成一定规模后,“微民宿”也就成为了民宿集群的另一种表现形式,拥有了民宿集群的效应。

 “乡村振兴和乡村旅游都处在蛮荒时期,头部企业尚未形成,机会和潜力巨大。乡伴文旅以民宿切入,并不搞大开发,只盘活现有的如“宅基地、集体用地”等其他原本无法变现的土地存量。”吴冲表示,“乡伴文旅不是村子的垄断者,我们会凭借多样化的基因和市场化逻辑,为理想村建立一个内部生态自行运转的市场化机制,村子的生态会自由竞争,自行迭代发展。未来,理想村在复制到不同的乡村时,将会有更多的创新演变。”

乡伴文旅 住宿 民宿

你可能感兴趣

微信好友

微信朋友圈

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