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的东方网络:转型雾里看花业绩溃败,押宝文旅搏命

范建 2018-08-27
对东方网络来说,其从传统制造业到文化传媒行业的转型才不过短短三四年,其大步踏入文旅行业,真能实现弯道超车?

步子迈大了,总会扯着蛋!

短短三四年间,东方网络试图完成从传统制造业,向文化传媒到文旅产业的“华丽转身”。

然而,告急的业绩,让公司跨步转型的节奏频频走样。

这家公司最终将走向何方?目标将如何实现?外界投资者包括监管层都很难一眼看清。

投资协议动辄百亿以上,然公司货币资金还不到1亿元,搞不懂公司的信心究竟从何而来!

在2017年大幅亏损的情况下,今年上半年公司再度录得巨亏,如无非常手段,今年全年或继续亏损。

就在频繁运作资产重组以及大手笔投资的同时,公司实控人彭朋已与阳澄湖文旅达成了股权收购意向,公司实控权或发生变更。

业绩再度告急

东方网络(002175.SZ)再次用一份惨烈的财报,结束了自己的2018年上半年。

营业收入1.06亿元,同比下滑60.71%;归属净利更是由盈转亏,亏损额高达近7000万元,同比下滑335.01%。公司预计,到三季度末将亏损9400万-1.04亿元。

东方网络原名广陆数测,过去是一家以计量器具制造为主业的公司,于2007年在深交所上市。斑马消费梳理发现,上市后公司营收规模始终保持在2亿元以内,但上市次年盈利能力开始大幅下降,归属净利从2007年的2097万元降至873万元,到2012年再也未能突破千万级。

2014年,公司启动战略转型,挺进文化传媒领域,并于次年更名为“东方网络”。

并购重组的效果立竿见影,2014年当年,公司营业收入历史性地突破2亿元,净利润再度达到2174万元。

2016年,公司业绩达到顶峰,营业收入5.75亿元,净利润6117万元。

爬得越高,摔得越疼。

2017年,公司营业收入和归属净利润同比双降。其中,营业收入4.12亿元,同比下降28.37%,归属净利润首次亏损,亏损额高达2.72亿元,将公司过去10年辛苦赚的钱全部搭进去都不够。2017年末,公司未分配利润瞬间变为-1.14亿元。在年报中,公司并未详细说明巨亏的原因。斑马消费通过分析财报发现,除了主营业务本身的经营问题之外,高达1.14亿元的资产减值损失则是导致公司巨亏的最直接原因。

其中,坏账损失2263万元、可供金融资产减值损失2571万元、商誉减值损失5616万元。

转型似儿戏

作为一家传统制造业企业,东方网络的转型均是依靠重组并购完成。

2014年,公司向文化传媒行业转型,正是通过对中辉乾坤和中辉华尚的并购,切入数字电视运营服务和数字化内容业务。

公司规划在3-5年内,打造成集前端系统、网络建设、运营平台、智能终端、内容运营于一体的数字电视全产业服务的新媒体上市公司。

就此,东方网络并购几乎没有停止过。

最大手笔的并购,来自于2015年和2016年对水木动画100%股权并购,共耗资5.37亿元。

水木动画是全国知名的原创动画公司,拥有动画版权17万分钟,版权拥有量全国第一。

2016年开始,公司长期停牌推进对嘉博文化、华桦文化、元纯传媒 100%股权的重组,3家公司的收购总价高达35.36亿元。

其中,嘉博文化是拥有陈建斌、蒋勤勤、许晴、王学兵等一干明星股东的公司。

重组方案几经调整,嘉博文化退出被收购名单。之后,因政策收紧,公司改为以现金方式对元纯传媒40%和华桦文化51%股权的收购。

不知是被业绩压力冲昏了头脑,还是其他原因,东方网络逐渐偏离了自身的战略规划。

今年2月,公司投资设立子公司——上海东方医疗健康管理有限公司,推动公司向医疗健康行业拓展,实施多元化产业布局。

与此同时,公司公告拟收购玉林市桂南医院 70%的股权,预计交易金额3.5亿元。两个月后,该项资产收购即宣布终止。

一家文化传媒公司,突然进军医疗行业,连监管层都看不懂了。

但东方网络有自己的说法。公司表示,医疗板块是公司的新业务板块,可以抵抗周期性波动风险,提高公司综合实力和投资价值。

公司本来就没什么钱,开展医疗业务钱从何而来?东方网络表示,资金主要来源于并购贷款,并购标的产生的现金流用来覆盖本息支付。

最近,公司又在重点推进对郑州金惠的重组,整体估值不低于18亿元。

郑州金惠是一家从事图像识别技术研究以及相关产品开发的公司。这家公司所处行业既不是文化传媒亦非医疗,这宗资产收购又是为何?公司表示,是为了提升公司盈利能力。

信批频出漏洞

频繁实施资产重组,量多且杂,外界看得云里雾里,也频频引发监管层的关注。公司在信批方面频现漏洞,让人不得不怀疑公司的内部管理上或存在较大问题。

在对水木动画的收购时,原控股股东施向东对公司2015年-2017年的业绩作出了承诺,但只对2015年的业绩作出补偿。

没有补偿措施的业绩承诺,只能算是一纸空文。更让外界难以理解的是,这种诡异的业绩承诺,公司竟在收购公告中未重点披露施向东不对2016年和2017年的业绩承诺承担补偿义务。

最终的结果是:2015年水木动画超额完成当年业绩承诺,而2016年和2017年均未完成业绩承诺。特别是2017年,承诺业绩5280万元,实际公司实现扣非净利润-2500万元。

水木动画的业绩不达标产生的计提资产减值准备,也直接导致了公司2017年的巨亏。

不仅如此,公司在最近两年的资产重组中,也表现得极不靠谱。

如单看公司公告,东方网络对元纯传媒和华桦文化的并购可谓呕心沥血。历时时间长、方案几经修改。两个被收购对象也极为配合,在2017年9月相应股权转让都已完成了工商登记变更。

然而,东方网络未在规定时间内支付股权转让款,也未及时披露股权转让款支付异常状况。直到2018年2月和7月,分别公告终止对两家公司的股权收购。

至于收购终止的原因,公司公告称,是因为资金问题。

运气背了喝凉水都塞牙。资产收购出问题,资产出售也出状况。

2017年8月,东方网络对外出售子公司乾坤时代100%股权,该公司正是东方网络2014年转型时收购的一笔重要资产。然而,到2017年末,公司未全额收到合同约定股权转让款,但公司没有及时披露这一情形。

甚至,公司开设募集资金专用账户,也未经过董事会审议。

另外,因财务的不严谨,导致公司2017年年报预告存在重大偏差,且在当年前三季度的收入和利润不准确。

以上总总,东方网络被证监会广西监管局出具警示函。

今年3月,公司与铭星合悦签定协议,以6000万转让所持永旭良辰22.22%股权。最近,公司收到铭星合悦函件,因无力支付股权转让款,欲解除股权转让合同。

押宝文旅

2017年,公司在解释水木动画的亏损时说,是因业务转型,前期投入大所致。

而东方网络正在进行的新一轮转型,正是以孙公司水木动画为主体,进行从文化传媒向文旅产业的大步转型。

文旅的确是一步大棋,华侨城(000069.SZ)、万达、恒大等产业巨头都已纷纷布局,民营影视巨头华谊兄弟(300027.SZ)也在该行业中投入不菲。

而对东方网络来说,其从传统制造业到文化传媒行业的转型才不过短短三四年,其大步踏入文旅行业,真能实现弯道超车?

众所周知,文旅行业的特点是投入大、回收周期长,存在重大风险。前瞻产业研究院曾发布关于中国主题公园的研究报告,行业整体呈7亏2平1盈的局面。

而东方网络仍一头扎进里面,并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大规模布局。

此前,公司已在贵州贵阳落子东方科幻谷,今年的半年报显示,东方科幻谷已于今年5月1日正式开业运营。

资料显示,东方科幻谷占地2000亩,一期占地500亩,二期占地1500亩,总投资将达100亿元。

除了贵阳之外 ,东方网络已与常州、平阳、惠阳等达成了主题公园合作协议。

目前,尚不清楚东方科幻谷开业后的运营状况。不过,从公司的投资主体东方投资的财务数据上,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半年报显示,东方投资今年上半年营业收入850万元,净利润-2100万元,去年全年,该公司亏损额高达1.15亿元。

根据公司公告,与惠州惠阳达成协议,将在惠阳平潭镇建占地1700亩、总投资150亿元的文旅城。

事实上,到今年上半年末,公司的货币资金不到1亿元。公司并不充裕的资金与项目投资存在的巨大反差,也引起了监管层的关注。

公司表示,自2016年布局文旅产业,已在全国多地落地文旅项目。平潭文旅项目,公司将分3期共7年投资建设,边开发边运营可缓解资金压力。

资金方面,公司将通过成立文旅产业基金的方式来筹集,已与中航信托、华融、金葵花资本等机构达成了框架协议。

需要注意的是,今年5月,公司实控人彭朋与阳澄湖文旅达成了股权转让意向,彭朋拟转让所持公司股权,转让比例不低于5%,或涉及到公司实际控制权变更。

目前,阳澄湖文旅已完成了尽调,股权收购尚待昆山国资管理部门的审批。

*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平台“ 斑马消费”,(ID:banmaxiaofei),作者:范建,原标题:《迷失的东方网络:转型雾里看花业绩溃败,押宝文旅搏命》。

主题公园 文旅产业

你可能感兴趣

微信好友

微信朋友圈

新浪微博